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孔德峰 > 梦鸽没有权利折腾司法机关

梦鸽没有权利折腾司法机关


梦鸽没有权利折腾司法机关

 

 

话说公元两千零一十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李某某案终于在海淀法院开庭审理,一段时间以来厌倦了媒体上铺天盖地李某某案新闻的我终于松了口气,终于可以让眼睛干净、耳朵干净了吧!,此后那位自称著名律师蓝某人也确实销声匿迹了。九月份这几天也还算清静。

然而,忽然就有一个近乎神经质的雷海军律师跳出来,大呼国外势力导演了李某某案,要搞臭官二代云云。更让我感觉错愕的是,媒体竟然也对于这语无伦次的言论,热心到了几点,李某某案近乎闹剧般的又开始混迹在了各个媒体的版面上了。

随后,梦鸽女士这位不屈不挠的母亲,又以大无畏的气势走了出来,接受了凤凰网的采访,一些个富有梦鸽特色的经典句子又在各大网络媒体飘荡起来,比如:为了孩子,怎么做都不过分;李某某是个忠义的孩子;我的儿子教育好了,对社会是个贡献,杨某能给社会贡献什么?

就在笔者忍不住写作本文之时,梦鸽女士又大声疾呼:李某案定罪不是小事 会造成世界影响!这真是雷死人不偿命呀,难不成,这事儿还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同志来过问吗?

梦鸽可以不懂法,可以凭着护犊子的本能,说话没有底线,但是律师不能!

在我看来,律师首先是懂法的,不懂法怎么能够考了司法考试,拿了资格呢?

律师是讲理性的,因为法律职业天然就是“讲理的职业”,言语癫狂、逻辑混乱的人做了律师,那真是对于整个律师业界的侮辱了。

然而,随着梦鸽女士的卷土重来,梦鸽的律师们也行动起来了。

著名律师兰和先生的微博又焕发了生机,发出了一条再战宣言:梦鸽女士要求海淀法院二次开庭!

为了以壮声威,还搬出了“国内刑法、刑诉法、刑事辩护方面最有经验和权威性的十二位刑法专家和资深律师”来压阵了,声称,这十二位刑法专家和资深律师的一致意见,认为本案应该第二次开庭。好大的口气呀!

笔者不知道,这十二位刑法专家和资深律师到底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这十二位专家既非本案辩护人,不掌握第一手的材料,如何能够做出言之凿凿的权威意见来!笔者基于对于兰和著名律师的一贯风格,更是对于其是否真实转达了十二位专家的真实意见,心存怀疑。不过,仅根据其公布的所谓申请二次开庭申请书所列举的理由来看,似乎并不成立。

这份“再次开庭申请书”的申请人是梦鸽、李某某的辩护律师陈枢、王冉。

其申请再审的理由为:根据庭审情况,我们认为本案的基本事实并未查清,基本定性证据不具备,本案没有达到事实查清,定案证据清楚、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对此,笔者作为法律人颇为不解:既然申请人是被告人的监护人、辩护人,怎么所言内容均是代表审判人员来立论呢?更进而言之,本案一审尚未判决,也尚未认定李某某构成某某罪名,又哪里谈得上“基本定性证据不具备”呢?所谓“本案没有达到事实查清,定案证据清楚、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均是假定法院已经作出判决认定,对于李某某的行为作出定性的基础之上的,现在抛出来这些理由,要求再次开庭,确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再退一步说,这些言辞,似乎应该是在一审认定李某某构成某某罪之后,上诉状中的经典语言表述吧。放在这里,确实是太超前了。

再看这份“再次开庭申请书”所提出的具体要求,包括四项:

1、组织第二次开庭,恢复法庭调查和辩论;

2、申请传关键证人、受害人杨某到庭,进行当庭质证;

3、申请专家鉴定人到庭说明法医鉴定相关专业知识;

4、调取公安机关全部审讯、取证录像,进行当庭审查。

以上四项请求,第一项只是程序性要求,不具有实质意义,其实是要求再次开庭;具有实质意义的是以下三项。笔者需要指出的是,该三项请求,按照诉讼程序,均应该在本案开庭审理前提出,审理过程中提出。按照正常的审理程序,在上次庭审过程中,审判人员在质证结束后,也会提问被告方是否有新证据、新的证人出庭。如果当时本案李某某的辩护人提出上述请求,则法院再决定是否再次开庭。如果当时并未提出上述要求,那么从程序上讲,其这次再次提出上述要求,就不符合诉讼程序的要求。

笔者还注意到,上述请求中的要求受害人出庭,其实际已经提出过,但是已经被法庭拒绝;至于查看审讯录像,也是在庭前会议中涉及非法证据排除时,已经处理过了。再次提出来根本没有实际意义。

鉴于以上分析,其所谓再次要求开庭,是没有法律根据的,如果这是十二位权威专家的意见,那么我只能认为,这十二位权威专家,不幸给出了并不权威的意见。作为专业律师,上述问题其实并不复杂,完全可以独立判断不具备再次开庭的条件。既然明知道要求不合法,仍然要提出来,尤其是要透过其新闻发言人兰和著名律师向社会传播,那就是折腾,并且是折腾审判机关。

    审判机关是国家机关,审判活动是有成本的,而成本是由社会承担的。所以,尽管梦鸽女士认为,为了孩子,做什么都不过分,但是提出非法要求,折腾司法机关,确实是很过分了! 

 

 



推荐 0